太医说我的身子损耗过大


信息来源:http://indiamarriage.net 时间:2019-09-16 11:55

  不管朝廷内外怎么议论,他却没对我提起一个字。我知道是他自己也没有决定。不过,我能隐约感觉到他不会立我为后。如今,佟家与皇族的关系恰到好处,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太皇太后向来不喜欢我,没有她的支持,满洲贵胄不会让一个汉军女子座上皇后。他是个慎政之人,他要一个清明的朝纲,决不会因为自己不慎的言行,给下面的人半点议论的口矢。

  近日来,有大臣向他提起继立中宫之事,成了外朝后宫人人议论的话题。人们认为那个不言而喻的人选就是我。我佟家虽是汉军八旗出身,但自□□皇帝以来就效命于大清,又与皇族早有联姻,历经几代朝廷有不少要职都是我佟氏族人,在康熙初年就有“佟半朝”之说。如果我一旦被立为皇后,无疑是佟家与皇室的关系更加牢固,人人都说爱新觉罗氏的江山就会成为真正的“佟半朝”。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一怔,看着他异常坚毅的目光,我也只能说“我答应你,一定保重好身体。”

  五岁的小胤禛却跑到我的床边,脆生生的道“额娘,小妹妹是睡着了吗?皇阿玛回来他会醒吗?”这个声音让我突然想起了他的叮嘱。太医也意识到什么,轻声道:“主子,请保重身子,万岁爷有交待,您不可在伤神了。”

  他离开之后,我每天都在佛前颂经,希望佛能给我一份做母亲的福气。我在太医们的精心照料下,一切看来都很顺利。

  第二天,他下旨立我为皇贵妃。以下册封了和卓的妹妹纽伦为贵妃,又册封了荣、惠、德、宜四妃。一个完整的后宫摆在我面前,我不可能像过去一样简单的活。很多的琐事需要我打理,有时我的身体会感到力不从心。

  皇太后也来了,她用一向温和声音说:“孩子,别太伤心了,都是命,保重自己的身子。”

  “你自己不就是吗?”他笑道“朕走了,你一定要保重身体,朕现在要你答应朕”他的语气突然变得很严肃“朕已经交待过太医们了,你要听他们的,自己身体不好,一旦有变故,不要逞强,要先保住自己的命,答应朕。“

  我提早临盆了。真切的感受到做母亲的辛苦,那一阵又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透不过气。我昏厥了好几次,不知过了多久,我模模糊糊听到孩子的啼哭,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我抱着女儿冰凉的小身体,心中的痛,痛过了把她带到这个世间的时候。可怜的小生命,不但没有看过这个世界的美好,连父亲都不曾见过。我报着女儿发呆,没有人敢说话。

  六月间,京城酷暑难当,太皇太后要去古北口避暑,也要他一同前往。临行当晚,他在景仁宫对我说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皇太后按照宫里的规矩,火化了小格格,让骨灰随风飘散。太后还是给他送了信,他提早了行程,匆匆赶回了宫。

  原来我已经昏迷了三天了,宫女把我的孩子抱到我床边,是个瘦弱的女孩,我也似乎松了口气,宫女还告诉我,皇太后已经派人送信给他报平安了。太医说我的身子损耗过大,怕是要慢慢休养。当我问起女儿的时候,他们却面有难色。果然,未过半月,宫中的太医都回天乏术。

  似乎过了很久,我才努力的睁开眼睛,隐约听到床边的太医们,如释重负的声音“谢天谢地,都三天了,主子您总算是回过魂儿来了!”

  “来人,把四阿哥带回去休息。把小格格也带出去,朝宫里的规矩办吧”只一句话好象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望着他,一直强忍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他一把将我抱在怀中,我哭得更放肆,他抱得紧了又紧。我不过是个平凡的女人,可以在他人面前故做洒脱,在他的面前我却始终都是最软弱的。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

上一篇:其叶形为扁平状的长线型 下一篇:没有了